Infinite Life Sutra in Uchen Script (9th Century)
Lot 934
Infinite Life Sutra in Uchen Script (9th Century)
HK$ 300,000 - 500,000
US$ 38,000 - 64,000

Lot Details
吐蕃敦煌抄經概況與《大乘無量壽宗要經》簡論

八世紀中期,崛起中的吐蕃勢力迅速擴張,而安史之亂中的唐朝國運急轉直下。一張一弛之間,軍政交鋒引發文明的碰撞與交融。敦煌作為絲綢之路上的重鎮和宗教聖地,深深吸引了被譽為藏傳佛教三大「法王」之一的吐蕃贊普--墀松德贊及其擁護者。除了開疆辟土和經濟利益,為了從這個「善鄉佛國」引進唐朝先進文化、汲取佛教思想,吐蕃軍隊從大曆十一年(776)起對敦煌進行了長達十一年的圍困,直至貞元二年(786)方實現和平佔領。

在統御敦煌的近七十年時間裏,以墀松德贊和另一位「法王」墀祖德贊為首的吐蕃統治階級大力扶植佛教,開窟造像,繕寫佛經。慕名而來的吐蕃僧團虛心學習敦煌佛經抄寫、管理制度的成熟經驗,官方同時組織漢藏兩種文字的佛經抄寫。敦煌大規模的寫經事業開始於吐蕃統治敦煌的中後期,即吐蕃第三位法王墀祖德贊執政時期(815-838)。墀祖德贊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當藏文佛經翻譯告一段落,他便發願在全國範圍內展開大規模的寫經事業,在敦煌以抄經坊為基層單位,形成了近七百人的多民族經生隊伍。可以說,這既是一次興佛壯舉,也是一場大規模的文字普及運動。

但是,由於墀祖德贊在吐蕃推行佛教至上的政策,如賜予僧人特權、大興寺院等,招致部分反佛大臣不滿。西元八三八年,墀祖德贊被謀殺,繼位的達朗瑪贊普下令滅法,封閉所有寺院佛殿,毀壞佛像和佛教經典,吐蕃本土的佛教勢力遭受了重大打擊。千里之外的敦煌雖倖免於難,但是大規模的抄經活動終止了。因此,敦煌遺書中的古藏文寫經都是在這短暫的十幾年中寫成的,具有極其珍貴的歷史文獻價值。

從藏經洞出土的古藏文佛教文獻看,吐蕃統治敦煌時期所抄之經主要為《十萬般若波羅蜜多經》和《大乘無量壽宗要經》,其中數量最多的是《十萬般若波羅蜜多經》。本次上拍的兩卷吐蕃統治敦煌時期古藏文寫經是《大乘無量壽宗要經》。法國國家圖書館、大英博物館、日本天理圖書館、龍谷大學圖書館、臺北中央圖書館、中國國家圖書館、甘肅省博物館等均有收藏。

《大乘無量壽宗要經》也稱《大無量壽經》、《大經》、《雙卷經》,為淨土三經之一。謂過去有國王出家為僧,號法藏,發四十八願,稱「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後成佛,名無量壽。其國土在西方,名為「安樂」、「極樂」云云。敦煌寫卷中有漢、蕃兩種文字的《大乘無量壽宗要經》,繕寫此經所作的功德是對吐蕃贊普的讚頌和祝福,當局十分重視。法國國家圖書館藏P.t.999號卷子記載:「往昔,為天子赤祖德贊之功德,在沙洲敬寫漢、蕃兩文《大乘無量壽宗要經》法本,以此作為對百姓廣泛的教法大佈施。經卷彙集於龍興寺(敦煌十六座寺院之一)之經庫中,漢文《大乘無量壽宗要經》寫卷一百三十五卷,蕃文寫卷四百八十〇卷,計六百一十五卷。」

從這些寫卷的字形上看,九世紀初第二次藏文改革前的一般特徵明顯。吐蕃時期第二次文字改革前,藏文的書寫形式、文法規則、書法書品都與後期的藏文有著明顯的不同。

敦煌古藏文佛經有兩種裝幀形式。梵夾裝主要用來抄寫《大般若經》、《二萬五千般若頌》、《大寶積經》、《大乘經纂要義》、《入不思議境界》等吐蕃弘佛早期傳頌的經典。《大乘無量壽宗要經》、《十萬般若波羅蜜多經》則為卷軸裝,藏文以硬筆(竹筆或木筆)橫書。從墨蹟觀之,多深淺不勻,有洇透現象,用墨含膠較輕。抄經所用的是寬約三十一-三十三釐米、外觀粗厚的藏紙,通常由多張紙粘接卷制而成,單紙長約四十五釐米,每紙兩欄,隔欄寬約一.五釐米,欄平均書寫經文約十九-二十一行。用於抄寫《大乘無量壽宗要經》的紙張裁切較為整齊,而抄寫《十萬般若波羅蜜多經》的紙張則寬度不一,互相連接後不整齊。《大乘無量壽宗要經》抄寫一遍平均用紙三張,總長約一百三十五釐米,但抄寫多遍後粘接在一起的也很普遍。因《大乘無量壽宗要經》寓意吉祥,多為做功德的人僱人抄寫,視個人能力可長可短,多則十遍,少則一遍。

抄寫《大乘無量壽宗要經》所使用的藏紙,堅韌厚實,耐拉抗蛀,色呈灰白或淡黃。造紙的主要原料包括瑞香狼毒、沉香、山茱萸科的燈台樹、杜鵑科的野茶花樹和故紙等。瑞香狼毒有劇毒,雖然不是造紙的上乘原料,卻可以防蟲,有利於紙張的長期保存。

吐蕃統治時期的敦煌抄經坊,寫經生終日疾書,校對人嚴謹勘核,佛經至少經過三校方能入函入藏。在這樣嚴格的約束下,產生了一大批高質量抄本。這兩卷書法流麗、紙墨精良的古藏文《大乘無量壽宗要經》寫經,見證了青藏高原通過絲綢之路與中原文明的交流融匯。在吐蕃勢力撤出敦煌後的百年時間裏,藏語仍然是絲綢之路上的通用語言之一,而古藏文寫經的魅力日益被世人頂禮。

參考文獻:
黃明信,東主才讓,《敦煌藏文寫卷<大乘無量壽宗要經>及其漢文本之研究》,《中國藏學》,1994年5月
張延清,《吐蕃敦煌抄經研究》,民族出版社,2016年第一版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傅斯年圖書館藏敦煌遺書》,傅圖41號、42號、43號、44號、45號、46號、47號、48號
Infinite Life Sutra in Uchen Script (9th Century)
Infinite Life Sutra in Uchen Script (9th Century)
Ink on paper, handscroll
31.5 x 136.5cm (12⅜ x 53¾in).

Footnotes

  • 曹華奴 古藏文寫本《大乘無量壽宗要經》 水墨紙本 吐蕃統治敦煌時期 九世紀

    註:《大乘無量壽宗要經》乃吐蕃統治敦煌時期,因贊普患疾,令僧俗書寫祈福之經。吐蕃敦煌抄經的時間始自西元八二二年,到西元八三六年基本結束,歷時僅十四年。隨著吐蕃第三位「法王」赤祖德贊被殺,繼位的統治者開始滅佛,敦煌大規模的抄經活動由此終止。因此,卷軸裝形式的古藏文敦煌遺書《大乘無量壽宗要經》祇存在於這短短的十幾年,彌足珍貴。
    本卷使用平整厚重的藏紙抄寫,共3紙,每紙分左右二欄,以硬筆從左向右書寫,有烏絲欄。經卷首尾俱全,通卷抄寫《大乘無量壽宗要經》一遍。首題古藏文「rgya gar skad du A pi ri mi ta a yur na ma ha ya na su tra」,「梵云無量壽宗要經」,「bod skad du tshe dpag du myed pav zhes bya ba theg pa chen povi mdo」,「蕃云無量壽宗要經」。尾有抄寫者題記:曹華奴抄。
    九世紀初的吐蕃統治時期,正處於第二次藏文改革前,藏文的書寫形式、文法規則、書法書品都與後期的藏文有著明顯的不同。敦煌藏文寫卷中的文字具有易於識別的顯著特點。此卷字體、書風與公藏同時期敦煌遺書一致。
Activities
Auction information

This auction is now finished.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consigning in future auctions, please contact the specialist department. If you have queries about lots purchased in this auction, please contact customer services.

Buyers' Obligations

ALL BIDDERS MUST AGREE THAT THEY HAVE READ AND UNDERSTOOD BONHAMS' CONDITIONS OF SALE AND AGREE TO BE BOUND BY THEM, AND AGREE TO PAY THE BUYER'S PREMIUM AND ANY OTHER CHARGES MENTIONED IN THE NOTICE TO BIDDERS. THIS AFFECTS THE BIDDERS LEGAL RIGHTS.

If you have any complaints or questions about the Conditions of Sale, please contact your nearest customer services team.

Buyers' Premium and Charges

Buyer's Premium Rates
25% up to HK$2,000,000 of the Hammer Price
20% from HK$2,000,001 to HK$30,000,000 of the Hammer Price
12.5% over HK$30,000,001 of the Hammer Price.

Shipping Notices

For information and estimates on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as well as export licences please contact Bonhams Shipping Department.

Contacts
  1. Li-An Tan
    Auction administration - Chinese Paintings
    Bonhams
    Work
    Suite 2001, One Pacific Place
    Hong Kong
    Work +852 3607 0011
  2. Chinese Painting (HK)
    Auction administration - Chinese Paintings
    Bonhams
    Work
    Work +852 2918 4321
    FaxFax: +852 2918 4320
  3. Iris Miao
    Specialist - Chinese Paintings
    Bonhams
    Work
    Suite 2001, One Pacific Place
    Hong Kong
    Work +852 2918 4321
    FaxFax: +852 2918 4320
Similar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