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 Baoshi (1904-1965)  Appreciating the Chrysanthemum Under the Pine Trees
Lot 887
Fu Baoshi (1904-1965)
Appreciating the Chrysanthemum Under the Pine Trees
Sold for HK$ 9,460,000 (US$ 1,207,781) inc. premium

Lot Details
MODERN CHINESE PAINTINGS FROM A DISTINGUISHED BRITISH PRIVATE COLLECTION
重要英國私人珍藏二十世紀中國書畫
LOTS 887-891

香江集粹——重要英國私人珍藏
施福


早在香港回歸前至到如今,在港工作的樂事之一莫過於結識本地及到訪的藝術仝道,這個多元而充滿活力的群體,不乏來自大學及博物館的學者;經驗豐富而樂於嘗試的中外收藏家;臥虎藏龍於荷李活道的華人(和少數幾位西人)古董商;伴隨著六十年代香港經濟復甦,亦有為本港蓬勃的文化生活吸引而來的亞洲各地學子。那時,本地的古董市場漸趨成熟,現當代藝術又在少數頂尖畫廊的持續推動下風生水起,有聲有色。這些都不斷鼓勵事業有成的新晉藏家拓展視野,認識和了解傳統中國書畫以外的領域。而對西方藏家而言,從二十世紀中國和本港藝術家中,揀選自己喜愛的藝術風格,並直接對在世藝術家的創作和成長給予支持,既是一種樂趣,亦是極大的挑戰。

此專輯主人大衛˙紐璧堅爵士正是這樣一位收藏家。因父親任職怡和洋行駐天津辦事處,一九三四年,大衛爵士出生於天津,幼年幾經遷徙,自上海至香港,之後在加拿大和英國接受教育。怡和洋行(前稱渣甸洋行)成立於一八三二年,是著名老牌英資洋行,遠東最大英資財團,對香港早年發展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怡和的老闆通常被稱為「大班」,是香港社會知名人物。一九五四年,大衛爵士加入香港怡和洋行,其後分別於亞洲、倫敦以及澳洲分部擔任管理工作,一九六七年,年僅三十四歲的大衛爵士便晉身為董事,一九七五年,他擢升為怡和洋行主席兼高級董事總經理,成為怡和「大班」中的一員。

掌舵渣甸期間,大衛爵士任職於多個政府與商業委員會,最為人熟知的,乃一九七八至一九八二年間任立法局非官守議員,並於一九八二年獲任香港最高行政機關行政會議的非官守議員。與此同時,他還擔任了香港旅遊協會及香港總商會主席,香港卓越慈善機構和公益金執行委員會主席。一九八二年,大衛˙紐璧堅獲頒大英帝國勳章,以表彰其在工商事務和公共服務上做出的卓越貢獻。一九八四年榮休後,他遷居倫敦,繼任多間英國和美國慈善機構、上市公司董事一職。他還是英國癌症研究中心主席,因義務支持癌症研究成績卓著,而被授予女王騎士勳章。

儘管公私事務繁忙,大衛˙紐璧堅爵士將僅有的業餘時間大部分投入到藝術收藏的愛好上。到一九八四年榮休前,他已匯集了一批數量可觀、品質上乘的中國書畫和工藝精品。有賴於二十世紀中國藝術巨匠在繼承傳統的同時,西學東漸,將日本和西方(尤其是巴黎)的藝術潮流帶回中國,以期融會貫通,探索創新,中國近現代藝術才會如此豐富而魅力無窮。也正因如此,大衛˙紐璧堅爵士才得以擁有本季呈現的精美畫作。

論及是次拍賣委託的作品,大衛˙紐璧堅爵士回憶說:
「上世紀六十年代起,我便醉心於傅抱石的作品。一九六八年六月,我與妻子新婚燕爾,蜜月歸來,我們的新家某晚不幸被竊,我從六十年代初開始收藏的中國藝術品被洗劫一空,包括瓷器、玉器及書畫在內大約六十幾件,其中還有一幅傳抱石的畫。當時這宗盜竊案頗為轟動,引得香港各大媒體連續幾天追蹤報導。盜賊很快被捉拿歸案,判刑入監,但失竊的藝術品已被銷贓,未能追回。大約一週後,我的上司,也是怡和的高級顧問黃先生,接到華潤公司高層打來的電話,華潤彼時與怡和多有生意往來及合作,對方說他們聽聞此宗竊案,倘若我仍願收藏傅氏之畫,他們有一幅佳作供我選擇。黃先生隨即與我前往,當日所見佳作即這件尺幅巨大的〈韶峰春曉〉。雖此畫的價格遠遠超出我的預算,我還是執意買了下來,從此我的書畫收藏便添了一件鉅作。

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我常代表渣甸去廣州參與一年兩季的廣交會,我記得〈松蔭賞菊圖〉應該是某次出差時,在廣州的文物商店買的,當時外國人可以用外匯券購買古董和藝術品。

相較人物畫,我更鍾愛傅抱石的山水,因為特別喜歡〈韶峰春曉〉,因此,在香港集古齋畫廊見到小幅的〈韶山〉時,我又毫不猶豫地把它買下。我覺得這幅小品別具意趣,它所描繪的視角與色調有別於〈韶峰春曉〉,應是畫家在一天的不同時間、選取松林繁茂的
山坡寫成。這幅作品小巧精緻,是鉅幅〈韶峰春曉〉的最佳陪襯。

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我訪問中國時,黃冑還不太出名,但我對他創作的題材深感興趣,這麼可愛的驢兒,而且所費無多,何樂不為呢!我記不清是在哪家畫廊買的,不是香港集古齋就是在中國。至於吳冠中,我一直很欣賞他的作品。我太太卡羅琳認為,這幅〈觀魚圖〉,應該是八十年代初在香港一家很有前瞻性的當代藝廊購買的。」

此輯重要英國私人珍藏,見證了二十世紀後半葉香港經濟的繁榮發展和日益豐富的文化生活,也見證了當時愉快而輕鬆的收藏氛圍。這五件珍貴的畫作,在過去三、五十年來,自港島至英倫,伴隨藏家由而立至耄年,如今韶光流轉,這一珍藏又重返香江,因緣際會,是何等奇妙啊!
Fu Baoshi (1904-1965)  Appreciating the Chrysanthemum Under the Pine Trees
Fu Baoshi (1904-1965)
Appreciating the Chrysanthemum Under the Pine Trees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framed
Inscribed and signed Xinyu Fu Baoshi, with a dedication, and two seals of the artist
Dated yiyou year (1945)
137 x 44cm (53⅞ x 17½in).

Footnotes

  • The measurement should read 137 x 34cm (53⅞ x 13⅜in).

    此作的尺寸為 137 x 34cm (53⅞ x 13⅜in)。
    傅抱石 松蔭賞菊圖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四五年作

    款識:
    緒章先生方家教政。乙酉(1945)五月三日,重慶西郊金剛坡下寫。新喻傅抱石。

    鈐印:抱石之印、抱石得心之作

    上款:「緒章先生」為盧緒章(1911-1995),上海廣大華行(今香港「華潤集團」前身)創辦人,中共秘密戰線地下經濟工作重要人物。解放後曾任外貿部副部長,被認為是中國對外貿易事業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一九四〇年,盧緒章被委派至重慶,成為周恩來的得力助手,以廣大華行為掩護,為中共活動籌措經費。在周的指示下,盧緒章對外廣交朋友,公開參加各類社團活動,以提高社會地位,做到深入潛伏。盧緒章與「魔鬼」打交道,不僅利用各類上層關係使身份得以掩護,生意也做得風生水起(見李徵《盧緒章傳》)。至一九四五年,抗日戰爭勝利後,盧緒章才離開重慶,回到上海。

    註:本幅《松蔭賞菊圖》作於乙酉五月三日(即西曆一九四五年六月十二日),值抗戰勝利前夕,也是傅抱石寓居重慶的第七個年頭。自一九三八年舉家遷至重慶沙坪壩金剛坡下,僅可容身的一間茅屋成為抱石一家大小的棲身之所,餐桌鋪上筆墨,便是畫室。巴蜀環境迥異,連月苦雨,山路崎嶇,自然之險惡最能激發創作情思,李白留下「蜀道難、難於上青天」的千古名句,傅抱石亦於蜀中迎來了他藝術生涯極為重要而輝煌的八年。茅屋四周修竹環繞,老松數株,頗有石濤詩中「年來我得傍山居,消受濤聲與竹渠」的意境,畫家日日與竹溪相伴,雲霧為戲,寫出了許多感人至深的作品。

    此幅〈松蔭賞菊圖〉正是傅抱石金剛坡時期人物畫的代表作。畫中見松林溪邊,老松勁挺,枝幹遒勁,針葉散鋒掃出,繁密交疊,有如華蓋。五柳先生身著藍袍,赤足趺坐於大石之上,左手輕捻菊花,置於鼻下,似在細嗅花香;右手藏於寬袍大袖內,輕撫於瑤琴之上,任衣袂飄飄,逶迤於地。他面容清矍,表情澹然,似神遊物外,眼神中卻透露着悲天憫人、孤傲不屈的胸懷。

    「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古之愛菊者,以淵明為最。傅抱石癖嗜歷史,尤喜魏晉六朝人物典故。時值戰火如塗,家國不復,以史志懷,慕古思賢,頌其不為塵染的品行格局,乃畫家最擅者。在當時複雜的重慶社會背景下,以此圖贈予身份特殊的「緒章先生」,畫家之用心頗堪玩味。

    傅抱石與東晉畫家顧愷之神交久矣,他精心梳理,寫成《晉顧愷之之研究》,又考訂顧氏之《畫云臺山記》,並創作出〈畫云臺山記圖卷〉相和。顧虎頭「以形寫神」、在高古遊絲描中追求「氣韻生動」,對抱石的人物畫創作影響深遠。另一方面,傅抱石對明末陳洪綬也推崇倍至,認為他能夠繼承傳統,又表現出人物個性氣質(見傅抱石《陳老蓮〈水滸葉子〉序》)。本幅「賞菊圖」承虎頭、老蓮衣缽,置五柳先生於松蔭溪畔,佈景道具中古琴、芒鞋、酒杯、筆洗無不刻劃入微,對比同期名作〈晉賢圖〉、〈松下高士〉、〈虎溪三笑〉等,論聲情並茂、情境交融,當屬此幅更勝。畫家成此佳構,右下以「抱石得心之作」押角,滿意之情,便無須多言了。

Saleroom notices

  • The measurement should read 137 x 34cm (53⅞ x 13⅜in). 此作的尺寸為 137 x 34cm (53⅞ x 13⅜in)。
Activities
Auction information

This auction is now finished.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consigning in future auctions, please contact the specialist department. If you have queries about lots purchased in this auction, please contact customer services.

Buyers' Obligations

ALL BIDDERS MUST AGREE THAT THEY HAVE READ AND UNDERSTOOD BONHAMS' CONDITIONS OF SALE AND AGREE TO BE BOUND BY THEM, AND AGREE TO PAY THE BUYER'S PREMIUM AND ANY OTHER CHARGES MENTIONED IN THE NOTICE TO BIDDERS. THIS AFFECTS THE BIDDERS LEGAL RIGHTS.

If you have any complaints or questions about the Conditions of Sale, please contact your nearest customer services team.

Buyers' Premium and Charges

Buyer's Premium Rates
25% up to HK$2,000,000 of the Hammer Price
20% from HK$2,000,001 to HK$30,000,000 of the Hammer Price
12.5% over HK$30,000,001 of the Hammer Price.

Shipping Notices

For information and estimates on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as well as export licences please contact Bonhams Shipping Department.

Contacts
  1. Li-An Tan
    Auction administration - Chinese Paintings
    Bonhams
    Work
    Suite 2001, One Pacific Place
    Hong Kong
    Work +852 3607 0011
  2. Chinese Painting (HK)
    Auction administration - Chinese Paintings
    Bonhams
    Work
    Work +852 2918 4321
    FaxFax: +852 2918 4320
  3. Iris Miao
    Specialist - Chinese Paintings
    Bonhams
    Work
    Suite 2001, One Pacific Place
    Hong Kong
    Work +852 2918 4321
    FaxFax: +852 2918 4320
Similar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