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 Beihong (1895-1953) Lady Seated Beneath Bamboo
Lot 727
Xu Beihong (1895-1953) Lady Seated Beneath Bamboo
Sold for HK$ 6,020,000 (US$ 776,376) inc. premium
Lot Details
Xu Beihong (1895-1953)
Lady Seated Beneath Bamboo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framed and glazed
Inscribed and signed Beihong, with two seals of the artist
Dated [minguo] thirty-third year (1944)
100.5cm x 30cm (39½in x 11¾in).

Footnotes

  • Estimate upon request
    估價待詢

    Provenance:
    Purchased at Sotheby's Hong Kong, 21 November 1985, Lot 116
    Important private collection, Hong Kong

    徐悲鴻 十九寫少陵詩意(大暑本)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四四年作

    款識:惠如仁嫂夫人清正。 [民國] 卅三年(1944)大暑,悲鴻十九寫少陵詩意于渝郊良風埡。
    鈐印:東海王孫、徐

    來源:
    購自於1985年11月21日香港蘇富比拍賣,拍品116號
    香港重要私人收藏

    水墨人物畫是徐悲鴻傑出藝術成就的一個極為重要的方面。對於中國古典人物畫,他曾指出:「自明清以來,幾無進取,且缺點甚多...如畫衣服難分春夏,開臉一邊一樣,鼻旁只加一筆,童子一笑就老,少艾攢眉即丑等等,豈能為後世法度。」(參見蔣兆和《徐悲鴻彩墨畫序》1958年版。)為此,徐悲鴻試圖用「素描+水墨」的寫實方法,改變傳統人物畫之概念化造型的不足。但他又並非盡棄古法,而是主張「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絕者繼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繪畫之可采入者融之」,從而融會所長,貫通古今,創造了具有時代風尚的嶄新國畫。從三十年代創作的〈九方皋〉、〈巴人汲水〉,到四十年代早期的〈愚公移山〉、〈泰戈爾像〉、〈國殤〉、〈天寒翠袖薄〉,再到1949年〈在世界和平大會上〉等,無一不是徐悲鴻藝術中璀璨奪目的經典。此次上拍的〈十九寫少陵詩意(大暑本)〉,正是〈天寒翠袖薄〉的一個重要版本。

    該畫作題材取自唐代詩聖杜甫的《佳人》一詩,全詩為:
    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云良家子,零落依草木。
    關中昔喪亂,兄弟遭殺戮。官高何足論,不得收骨肉。
    世情惡衰歇,萬事隨轉燭。夫婿輕薄兒,新人美如玉。
    合昏尚知時,鴛鴦不獨宿。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侍婢賣珠回,牽蘿補茅屋。
    摘花不插髮,採柏動盈掬。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徐悲鴻當年多次以杜甫《佳人》詩意進行創作,所畫佳人身倚修竹,或坐或立,古典美人的形象中卻顯露出民國女子特有的現代氣息。根據陳傳席教授的觀點,徐悲鴻藉此詩意自況,「寓意正直的知識分子不論遇到什麼樣的政治環境,不論自己的勢力如何單薄,都不會趨炎附勢,隨波逐流。」(參見陳傳席所著《巨匠與中國名畫:徐悲鴻》,台灣麥克股份有限公司,台北,1997年,頁104。)

    徐悲鴻寫少陵詩意的畫作,雖有參用一些西畫技法,但大體為中國傳統畫法;然而所表現出的人物神情和氣質都是現代的,與傳統仕女畫大異其趣。其造型準確,惟妙惟肖,更是古人所不及。

    該題材的創作次數,由徐悲鴻紀念館所藏1944年〈天寒翠袖薄〉的上款「悲鴻第廿二次寫少陵詩意」,可知至少有二十餘次。然而歷經歲月滄桑,能夠幸運流傳至今、有跡可循的畫作,寥寥可數。現按傳世畫跡記錄,依照創作時序,詳列如下:

    1. 一九三八年〈將之南洋過香港本〉,贈好友鄭子展,鄭健廬、鄭子展昆仲收藏(圖1,《徐悲鴻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書畫集:鄭健廬、子展昆仲藏品》,Ying Man Co. Ltd.,香港,1995年,頁85)
    2. 一九四二年〈壬午清明本〉,贈好友趙誠伯(圖2,1989年11月15日香港蘇富比拍賣,拍品32號)
    3. 一九四二年〈壬午晚秋本〉,贈「中英吾兄」,榮寶齋收藏(圖3,《榮寶齋1950-1980三十週年紀念》,榮寶齋,1980年,頁97)
    4. 一九四三年〈大暑本〉,贈好友林恕「君墨老友」(圖4,2011年11月4日香港蘇富比拍賣,拍品1551號)
    5. 一九四三年〈除夕本〉,「九寫少陵詩意」,徐伯陽收藏(圖5,《徐悲鴻彩墨畫》,人民美術出版社,1959年,頁99)
    6. 一九四四年〈甲申春盡本〉,「十五寫少陵詩意」,贈「兩湘先生暨夫人」,徐悲鴻紀念館收藏(圖6,《徐悲鴻畫集(第一集)》,北京出版社,1981年,頁37)
    7. 一九四四年〈三月本〉,「第廿二次寫少陵詩意」,徐悲鴻紀念館收藏(圖7,《徐悲鴻畫集(第一集)》,北京出版社,1981年,頁38)
    8. 一九四四年〈大暑本〉(此即本次拍賣品),「十九寫少陵詩意」,贈「惠如仁嫂夫人」,香港重要私人收藏(購自1985年11月21日香港蘇富比拍賣,拍品116號)

    縱觀上述所錄的八個版本,可以發現徐悲鴻的少陵詩意圖,根據創作時代和佳人相貌大致能夠分為兩組:其1942年以前創作的佳人,五官較開,臉型較長,腮骨明顯,髮髻向上盤起;而相對而言,1943年以後所作的佳人,五官精緻,下巴較尖,頭髮向後盤起。這令人不禁聯想到徐悲鴻曲折的愛情故事:徐悲鴻1930年秋與國立中央大學藝術系的旁聽生孫多慈相識,並走入戀愛之途,但由於蔣碧微和孫氏父親的不斷強烈阻撓,無奈於1940年結束「慈悲戀」;1942年底認識中國美術學院資料員廖靜文,1944年2月與廖靜文訂婚,1946年1月正式結婚。如果對比徐悲鴻為孫多慈所畫的1936年〈女子坐像〉(圖A)和1940年〈少婦像〉(圖B),以及他在1943年為廖靜文所畫的兩幅〈徐夫人像〉(圖C、D),我們不難發現,徐悲鴻1942年前所畫的少陵詩意圖中的佳人大抵都有孫多慈的影子,而1943年與廖靜文相戀後所畫的少陵詩意中的佳人皆呈現出廖靜文的樣貌。

    倘若再進一步探究,我們更可發現徐悲鴻紀念館所藏1944年〈落花人獨立〉(圖E),竟又是孫多慈的樣貌;而該畫作與以廖靜文為原型創作的〈十九寫少陵詩意〉(即本次拍品)皆為卅三年大暑在重慶完成。想必當時藝術家感嘆自己曲折多舛的愛情,想到此時早已嫁人的故人,遂借宋人晏幾道《臨江仙》的「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詞意,繪畫抒發無限惆悵。至於上述二幅畫作的創作時間,具體孰先孰後,尚留待考證。

    從目前可尋的少陵詩意題材畫蹟來看,徐悲鴻筆下的佳人採取站姿者較為常見,而採取坐姿的佳人比較稀少,唯有徐悲鴻紀念館藏〈日暮倚修竹(甲申春盡本)〉及本次拍品〈十九寫少陵詩意(大暑本)〉二件採取坐姿。若再細究此二者在構圖、開臉以及修竹畫法等方面的異同高下,不難發現〈十九寫少陵詩意(大暑本)〉實為徐悲鴻水墨仕女畫中難得一見的精品。

    參考資料:
    徐伯陽、金山合編,《徐悲鴻年譜》,藝術家出版社,台北,1991年
    陳傳席著,《巨匠與中國名畫:徐悲鴻》,台灣麥克股份有限公司,台北,1997年
    王震編,《徐悲鴻文集》,上海畫報出版社,2005年
    徐悲鴻著、華天雪註析,《徐悲鴻文與畫》,山東畫報出版社,2011年

    Captions 附圖說明

    圖1:1938年〈將之南洋過香港本〉
    圖2:1942年〈壬午清明本〉
    圖3:1942年〈壬午晚秋本〉
    圖4:1943年〈大暑本〉
    圖5:1943年〈除夕本〉
    圖6:1944年〈甲申春盡本〉
    圖7:1944年〈三月本〉
    圖A:1936年〈女子坐像〉
    圖B:1940年〈少婦像〉
    圖C:1943年〈徐夫人像〉
    圖D:1943年〈徐夫人像〉
    圖E:1944年〈落花人獨立〉
Activities
Contacts
  1. Meilin Wang
    Specialist - Chinese Paintings
    Bonhams
    Work
    Suite 2001, One Pacific Place
    Hong Kong
    Work +852 2918 4321
    FaxFax: +852 2918 4320
  2. Laure Raibaut
    Specialist - Chinese Paintings
    Bonhams
    Work
    Suite 2001, One Pacific Place
    Hong Kong
    Work +852 3607 0003
    FaxFax: +852 2918 4320
  3. Vincent Wu
    Specialist - Chinese Paintings
    Bonhams
    Work
    Suite 2001, One Pacific Place
    Hong Kong
    Work + 852 3607 0016
Similar items